·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首 页 > 教师之窗 > 教师文萃


没劲
霍邱师范学校 刘从奇
【字体: 】【2014-4-8】 【编辑:孟晓晖】  【点击次数: 】【关 闭

    离家不到一华里的学校就是他任教的地方。每天清晨,都是学校广播的开始曲把他唤醒,在床上迷糊一会儿,广播体操乐曲快结束的时候,他起床、洗漱,喝一杯开水,然后看看贴在门后的课程表。今天是星期三,上午有两节课,一节是语文课,还有一节也是语文课。他这么一想,就想起了鲁迅先生《秋夜》里开头的两句话,感到自己似乎想笑,并未笑出声。拎上装有教科书的方便袋,不紧不慢向学校走去。
    日子就是这样,周而复始,他在那所师范学校执教已有十五个年头了,刚上讲台那会儿,还蛮有激情,渐渐地,备课、上课、考试,备课、上课、考试……日久天长,周而复始,觉得平淡甚至乏味,现在用他挂在嘴边的话:没劲!
    十多年前,一起毕业分配到这座小县城还有一位大学同学,在县一中教历史,人家早已是名师,在全县声名远播。大学一毕业,那位同学接手高一新生做班主任,三年后的秋天,人家大获丰收,九月里,两份大学录取通知书,寄到他手上,一个清华,一个北大。那位教历史的同学,也就被写进了县一中的历史。这在黄冈一些名校那是稀松平常的事,但在我们这座小县城,不是前所未有,至少说是个奇迹。新学年开始了,校长认为,在他手里,历史可以重写,又让他接新一届班主任,于是,好多家长挤破脑袋也想把孩子送到他的班上,似乎他有神奇的魔杖,轻轻一指,孩子们就能跨进清华、北大的校门。
    看看自己,教的学生,充其量是个小学教师,一点儿成就感也没有,所以,初登讲台的那份激情早已变成了现在的口头禅:没劲!
    走出小区的大门,马路上,那位清洁工早已扫完了她负责的路段,正把那些废纸、塑料袋、饮料瓶之类的垃圾分门别类地放进垃圾车上三个大桶里。初秋的早晨,已有阵阵寒意,而清洁工大嫂的额上却汗涔涔的,满脸绯红。她微笑着,望望东方刚刚升起的太阳,又看看自己刚才打扫的地方,满眼的欢喜和满足,似乎在告诉人们:瞧,咱打扫得多干净!
    他不明白,清洁工大嫂微笑的原因是什么!
    走进那家有名的“天津灌肠包”的包子店,他要了一笼蒸饺,一杯豆浆,慢慢的吃,这家包子店,成了他唯一的选择,每天一笼蒸饺,一杯豆浆,抑或一笼包子,一杯牛奶。店老板对他已相当熟悉。有时候,不用说,人家就把包子或饺子送过来了。
    吃完了,他继续慢慢向学校走去,朝读的下课铃声响了,他已步入学校的大门。
    大门里,学校的花工,那个瘦削的老头,正在修剪学校的冬青树,他拿着大剪刀,咔嚓咔嚓的剪,然后倒退几步,远观自己的作品,然后把不满意的地方再剪几刀。那冬青树被修理的齐刷刷的,像年轻人刚剃完头的板寸,显得特别精神,老花工很满意,接着修剪下一段。上课铃响之前一分钟,他来到教室门口,有几个来迟了的学生,说句“老师好!”兔子一般连蹦带跳的窜到自己的座位上。他走上讲台,开始上课。今天上的是《史记·项羽本纪》第二课时,他从“项王至阴陵,迷失道,问一田父,田父绐曰“左”。左,乃陷大泽中。以故汉追及之。……”讲起,从细节切入,引导学生思考项羽失败的根源。为什么项羽会失道?为什么他轻信老农?假如刘邦被追击,他会不会失道?学生们讨论得很投入,他教得也得心应手。不知不觉下课了,同学们意犹未尽,他也是。
    回到办公室,心情十分愉快,一种幸福的潜流洋溢在他心头。
    第二节课也上得不错,同学们发言也很踊跃,师生不是在上课,而是在用心交流,用思想与思想撞击,那撞击的火花燃烧了同学们,也燃烧了他。
    走在回家的路上,他忽然觉得,工作不再没劲。他体会到,没有乏味的工作,只有乏味的人。
    只要你真心投入到你的工作中,你时刻都有成就感。

[发表评论]
笔名:
评论:
霍邱县教育局信息中心制作及维护 | 技术支持:龙讯科技
霍邱县教育局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4-2012 电话:0564-6080156 皖ICP备09004158号
您是第
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