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首 页 > 教师之窗 > 教师文萃


宁静无以致远
【字体: 】【2014-1-6】 【编辑:孟晓晖】  【点击次数: 】【关 闭

     教读朱自清先生的《荷塘月色》许多遍了,常不厌其烦的品味那句“这几天心里颇不宁静”,有时嘴上会不由自主的说出来。办公室的几位同事都熟知这句话成了我的口头禅。见面时会打趣地问我:这几天心里宁静不?也有的会问:你啥时候能心里宁静呢?是啊,我们心里啥时候能够宁静呢?
    朱先生的美文影响了几代人,他 “不宁静”的心绪,随着时间的长河也流经了几代人的心田。当然先生那时的“不宁静”有其特殊的原因和特定的内容。我的不宁静是不能与之相提并论的。扪心自问,我们处在一个和平、稳定的时代,为什么常常不能保持宁静的心态呢?围城内的战争、物价的飙升、财富的消长、疾病的困扰、职位的升迁、朋友的误解、家人的抱怨、舆论的压力……凡此种种都有可能让我们心里“颇不宁静”。其实冷静地想想,梳理一下产生不宁静心绪的原因,归根结底还是我们患得患失的心太迫切,或内心的抗体不足,面对这个物欲横流,充满诱惑的时代我们没有足够的定力,我们的内心又怎能宁静呢?
     古人讲宁静致远,那是一种拒绝诱惑,摆脱外物束缚的超然和淡泊,是一种心性高远的自持和自得。当今急功近利之心澎涨,蝇营狗苟之态毕现。人人都希望孩子、房子、票子、位子、车子五子登科;个个都要求爱人、情人、恋人、亲人、所有的人爱我捧我,至于我对别人的责任义务统统免谈。当我们把自已的目光只锁定在以我为圆心,以名利为半径的圆周内时我们的内心又何以能宁静?当然,不以一已之利为念,胸怀天下者也不是人人都能淡泊超然的,他们也有“不宁静”的时候,但那种“不宁静”是一种何等博大的、深沉的忧患意识!。范仲淹可以说是心里最不能“宁静”的一位,他“进亦忧退亦忧”,“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这种“不宁静”有一种庄严的使命感,是一种悲悯天地心系苍生的博爱情怀。朱自清先生身处上个世纪20年代白色恐怖的血惺时代,他在进退维谷之中的“不宁静”也是一种对国家民族命运的深切关注,面对国家的动荡,社会的黑暗,作为一个有良知,有正义感的知识分子,他又怎能“宁静”?相比之下我们所谓的“不宁静”还值得一提吗?




[发表评论]
笔名:
评论:
霍邱县教育局信息中心制作及维护 | 技术支持:龙讯科技
霍邱县教育局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4-2012 电话:0564-6080156 皖ICP备09004158号
您是第
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