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首 页 > 学生天地 > 学生习作


童年的味道
【字体: 】【2014-10-8】 【编辑:孟晓晖】  【点击次数: 】【关 闭

    远处摇曳在风中的树林,叶子和果实之间窸窸窣窣的低声附和着岁杪的歌谣似空中弥漫着的音符,我清晰地感知那是童年的味道。           ——题记

    时间老人被人们在诗歌散文中赋予了万能的快进键,争分夺秒朝未来驶去。我总觉得时间从不流逝,而流逝的是我们,因为我们的生命过于短暂,才会认为万物流速之快。这就是为何幼时总觉得一天都很漫长,从一个新年跨越到另一个新年需要数不清的日日夜夜,而随着年龄增长却又感到时光快得可怕。纵使时间脚步永不停息,纵使我已踏过童年堆砌的积木,步入青春少年压力山大的书屋,但我依然拥有一颗孩童般阳光的心,可以忘记昨日的题海战术和肩上沉重的忧伤。我相信微笑终将取代荆棘刺痛留下的泪花,而童年的记忆在我心中有条河,她从未干涸过。
    我家后门是一片广阔的菜地,菜地的南边是一些村庄,宛如散落在山峦间的花朵,那些通往菜地间曲折逶迤的小径就是缠绵的花藤。我总是沉醉在这样的联想中不能自拔。以至于我每次行走在小径上,就觉得自己行走在花藤上,每走过一小段桥,走进小村庄,就觉得自己走进了花心。 
    奶奶喜好在菜园地撒下种子,好让我们吃上绿色健康的蔬菜。而她每次务农的路上,我也会悄悄跟在后面,为可畅游田野。在童年的暑假,我常跟表弟顶着烈日,也不打伞,跑到小河边用畚箕捞鱼虾。我拉着河岸边结实生根的姜花,斜着身子,把畚箕伸到水里,表弟在岸上把风,看到有蛇游来,就大叫“妖怪来了”。至今回想起这一幕我还是忍俊不止,笑表弟的呆傻,其实我至今也不知蛇到底有没有毒,只记得它们长得五彩斑斓,狭长的身形与水纹相结合,水快,它们就瞬息掩至,又倏地消失。十二周岁生日那回,几个亲戚伙伴来到河边,我虚张声势地向他们炫耀曾捉过一条绿纹蛇在草丛旁烤着吃(当然都是吹牛的大话)。哪里料到,面前一条双头蛇正朝岸上的人饶有兴致地吐着红信子,我那时只在电视上见过此类怪物,却不曾想到这时怎么就遇到了,看它那怪异的脖子上安着两只头,顿时落荒而逃,耳后一齐逃跑的伙伴,还气喘吁吁地递给我一条长竹竿子,边逃边说:“你不是说会打蛇烤了吃么?” 
    很多次,我独自行走在通往玉米地的那条石子路上,蜿蜒的小径是一条输送带,把我缓缓地送向那个温情的村庄。绕过小桥,低矮的房子忽然出现在眼前。房子都是清一色的青砖黑瓦,时常会有淅淅沥沥的小雨打在门前的青石板上,打在泛白的红瓦上,和那默默随了几千年艰辛与荣辱的泥土上。而我总躲在门台前,等到雨停了再回家。就在这时,雨水的味道渗杂着馥郁的青草香;潮湿的泥土味,混合着房檐下水滴的气息扑鼻而来,那么清凉,又那么熟悉。
    如今当我看书看累了,还会跑到这片田野,躺在草堆上,将这盎然绿意尽收眼底,所幸的是,这片田野依然有着簌簌摇曳在风中的林子,条条小径也没有被现代化建设所掩埋。当我想蹲在河边看鱼虾争斗时,这儿的水已滞流了,厚重的苔藓覆在水面上,只有几只行走的水蜘蛛,它们也在郁闷,一眨眼又空留下一潭静水…… 
    这是我的家乡,这里有安宁的田野,有缠绕在墙角的高压线,和依偎在远方林子旁的房子,以及曲折在林间的小路,这里有我童年的味道,也注定会成为我一生中记忆不朽的画面。
    年华一直和时间一并前行着、流逝着、更改着,无法逆转,而我所能做的最多也只是重拾那些刻骨铭心难以忘怀的记忆来咀嚼回味。童年的味道在心头蔓延,有一缕忧伤,有一丝眷恋还有一些怀念。我的金色童年啊,你大步远去,故乡的河仍在这里,镌刻着你的印迹,从未干涸。 (霍邱一中高二(1)班  王传玮)

[发表评论]
笔名:
评论:
霍邱县教育局信息中心制作及维护 | 技术支持:龙讯科技
霍邱县教育局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4-2012 电话:0564-6080156 皖ICP备09004158号
您是第
位访问者